像我爸这样的人

0.437字数 887阅读 117

今天是回成都的日子,我和我爸早早的就赶到合肥,凌晨五点吃的早餐,折腾了一路两个人都累的够呛,我爸说:“我们去吃点东西吧。”我欣然接受。

紧接着他四处张望,满眼失望的对我说没有吃饭的地,我没多想,随口就回答“候车厅二楼都是吃饭的地。”

他严重的失望换成惊讶:“那多贵!”

我竟无言以对。

福利视频(午夜)一个四十多岁的大男人,可以给自己买一身阿迪王的男人,可以一天有一包半烟抽的男人,可以请一顿饭花一大千的男人,这个男人跟我说三十多块钱吃一顿饭太贵了。

是,车站的饭是比外面贵好多,但远远还没达到遥不可及的地步,顺身我能在外面吃也不会选择在车站。合肥南站周围一片荒凉,离吃饭的地都不算近,我们有一个小时的时间,下去在上来,手里提着两个笨重的行李箱和两个旅行包,累就不说了,时间来不来得及都是另一说。

我有点气,没管他就朝着候车厅走去,他跟在后面我又有点心软,反复问他要不要去吃点东西,我请客,他脸上挂不住又反复的说着不吃了。

时间还剩四十分钟的时候他大概是顶不住了,拖着箱子让我去吃饭,他给自己点了一份招牌上图片看起来很好吃的卤肉饭之后,才开口问我要不要也来一份,我有点说不出话,硬着嘴说自己不饿。

我们坐在那里,他吃饭,我喝水。

他匆匆吃完饭,广播已经开始播报我们的动车开始检票,我们又急匆匆的赶下去。之后就是,排队、检票、找车厢、坐下来呼呼大睡。

福利视频(午夜)看着旁边熟睡的他我有些头痛,想起来到合肥之前的订票事件。

从我老家到合肥坐大巴需要将近四个小时,加上汽车站到高铁站和取票的时间,怎么着都要五个小时。因为需要我来订票,所以我要把所有细节时间都算起来,五个小时只能多不能少。

于是我订了十一点五十四分那列车,下单了,一直处于待付款状态,我爸一直催着我买票,可钱却迟迟没有到我账户(我是学生,没有经济来源)。

等到后来拖到不能再拖了,我张口要钱,他一脸诧异的看着我说:“你没钱啊?”

我应该很有钱吗?

当他知道这列动车是晚上十一点多才到的时候,又开始了抱怨“你怎么买这么晚的票?”、“打车又得不少钱吧?”。

嗯,我还是睡觉吧!

这篇文字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男人才能做到对家人抠到极致,对自己和外人好的极致。

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